生态65-基层生态环境人的日常!
我的环保生涯

我的环保生涯

发布:Windtreeliu2018-10-26 16:13分类: 标签:

我的环保生涯

题记:

1998年进入环保系统,转眼至如今,2018年了,从事环保这个行业已经20年了,人生能有多少个20年,整个一生中最能干的岁月都花费在这个行业上,作为一名基层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人员,心中尽管有太多的遗憾,还想为这个行业做些什么,却发现总是力不从心,发现自己不能胜任这个行业或是这个职务了,就不能再呆在这个位置上于公于私,都不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选择离开如今的工作岗位。仅以此文来纪念我二十年的环保生涯。此时环保系统的最顶级部门也经历了很多,从原来的城乡环境保局、国家环境保护局、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国家环境保护部和国家生态环境部。部长从解振华、周生贤、陈吉宁至李干杰。

我的环保生涯

一、进入环保局的由来

1998年,市里刚招考公务员,当时人事局招考时,说是全市范围内包括公、检、法、司等当时直到现在还是很热门的单位都可以招考,大学毕业后,也没有认真的去找工作,便去考公务员,记得当时报考的时公、检、法、司等几家单位中的某一家,结果招考结果一公布,分配时,人事局低估了以上四家单位的能量,以上四家单位拒收。

由于当时是公开招考,被录取的人员又不能随便处理,便跟我们这一批的人员商量,市里的那些单位可以去。记得当时开的条件是:垂直部门不要选,因为这些部门选了,也进不去。估计人事局也领教了这些单位的历害,非垂直部门可以选择,当时拿着市里的能够进的一些单位,看见环保局,便问:这个单位能不能进去。人事部门确认说,环保局可以进去。便说,要去环保局。于是,人事局便开了派遣证,让我去环保局上班。记得是1998年12月底来环保局报到。报到后,进行了适当的岗位培训后并且参加了上岗考式,1999年正式在环保局上班。

二、初入行-乡镇环境监察生涯

1999年,因为才进入环保局,家里人又不是太熟悉,能够找的那些人,都是一些表面的,也没有什么实权了,当时,跟我们这一批在环保局上班的有几个人,都下乡镇去做普通的环境监察人员了。我去的也是一个乡镇,当时,下面叫环保所(环保站),每个站(所)也有几个人,一般都是借用当地政府的一两间办公室,条件好点,可以在外租办公场所进行办公。我所去的乡镇离我家大约有十几公里,没有办法,也只有去,每天去座公汽,当然,公汽不方便的时候,便骑自行车去上班。当时的主要工作是收排污费,跟着前辈,在乡镇的街道上,一家家的熟悉各种各样的企业老板、个体工商户。当时,环保局人家就说是个好地方,传“环保局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

我只记得,当年在乡镇工作的时候,收的排污费很少,现在回想起来,也算是尽职尽责。在乡镇上班一年,当时局里很少做出让法院执行的案件,为了完成当年的排污费征收任务,还是硬着头皮,做了两家行政处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尽管过去的十几多年,我始终记得这两件案子,如果放在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了。当时申请的两家,都是第三产业,一家的小型餐饮、一家是小型洗头店。现在只是感觉,普通的小型三产个体户都很可怜,我们向他们收排污费,不知如何评说。但是,做这一行,你又不得不做。法院强制执行是在1999年年底时,陪着法院的执行完结后,我的一年乡镇环境监察生涯也就随之结束了,随后我进入了环境监测部门工作。

三、初入环境监测站

在经历了一年的乡镇环境监察生活后,1999年年底时,回到了市里,跟局里领导讲了一下,2000年,回到了监测站,主要从事环境监测工作,为什么叫初入环境监测站,因为这是第一次进环境监测站。记得当时,监测站也不大,人也不多,因为大学是学化学的,做实验也没有什么问题,觉得做实验应该好些。当时的环境监测站,主要是从事监督性监测工作,还要收环境监测费。每天在实验室里的忙碌着,做化学需氧量、氨氮,有空的时候,再钻研一些在简陋的条件下不能做的,自己去改变《水和废水监测方法》(第四版)中的一些监测方法,看能不能做出结果来,到也有些成就感,再就是跟着站里的人出去进行现场采样和现状监测。

每次出去现场采样,当时监测站没有车,都是用局里那个万山的小型客车,中间不知是那一年,我们一组四五个人,坐着车出去进行现场监测,刚从一个企业出来后,车晃晃悠悠的在开着,在经过一个拐弯后紧跟着下坡,我们眼看着对面来了辆车,而我们的车却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我们都在惊呼,我们的司机也没有吭声,下坡好远,车才停下来,我们大家都下车了,看大家都安全了,我们司机师傅才说,我们出来的时候,刹车已经坏了,我没有告诉大家。我们都不禁愕然,车没刹,居然在外开了一天。自那次以后,我们每次再出来时,都会笑问师傅:这回刹车不会再没用了吧。

就这样,慢慢悠悠的,一直工作到2012年底,可能是天生的不稳定的性格吧,2012年底的时候,我离开了环境监测站,投入外出谋职锻炼的队伍中去了。

四、外出谋职锻炼

2012年底,市里开始组织优秀青年干部外出谋职锻炼,或是叫招商引资吧,当时的条件很优越,因为一直在监测站呆着,也没有什么前途,便报名了,记得当初市里的政策是:在党校培训一个月,学习计算机技能和驾驶技术,后2013年元旦节市里统一开欢送会,外出谋职锻炼。当年,局里一共有四名同事报名了,三个男的一个女的,2012年12月,我们四个人跟市里其它的各单位初调的共计一百名所谓的青年干部,上午在党校培训,下午在汽校学习驾驶技术。经历了一个月的学校后,我们这些人顺利的拿到了劳动部门颁发的计算机二级证和驾驶证(B照),如今叫A2照,现在想起来,那些时候,拿驾照真的很容易,不像如今这么难。我们的路考都是在师傅的带领下,把车开出去溜一下,就行了。

2013年元旦左右,市里召开欢送会,我们这些人开完后以后,市里统统用车把我们送至我们市的出口,然后让我们下车,意味着我们外出谋职锻炼的生涯正式开始。

记得当初,我是跟我们单位的另外一个同事,在农历年底时,一起去了深圳,去了深圳,我们住的地方都没有,就借住在我那个同事表弟那里,记得我们当时在深圳福田的一个城中村,三个人住着。那一年的谋职,让我学会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任何事情,还得须自己努力,否则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2013年,或许,我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年除了独自在外,还“非典”了!

2013年的元旦节后,农历新年以前,我跟我们单位的另一个同事在深圳一直找工作,那个时候,体会到了什么是人在外,身不由已,因为农历新年以前,正是深圳放假时,许多单位都不再招人了,我们每天辗转于各大人才市场,一直找到工作找到腊月29日,还没有找到工作,无可奈何,只好放弃,后呆在租住的小房子里,等着过新年。深圳真是一座移民城市,平时,在公汽上都是讲普通话的,到处公交车上都是人,可是到了年底,公交车上冷冷清清的,再也没有多少人了。在外的游人们,都在回家过新年了,那年我没有回家。

典型回忆:

1、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那个时候,没有钱,只也不敢乱花钱,当从深圳的世界之窗、锦乡中华过时,那个时候票价是75块钱,我跟我的同事,咬着牙,沿着深南大道(印象中,不知有没有记错),从世界之窗的门口一直走,硬是隔着围墙看了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想,等将来有钱了,我一会再回来看这两个地方,十几多年过去了,我却没有再重回深圳,也没有再进去这两个地方。

2、深圳的各大公园。各大公园中,便有如今的很出名的莲花山公园,记得还有一个叫荔枝公园。因为没有找到工作,我跟另外一个同事也没有钱,深圳新年的时候,天气很好,人才市场又不开门,我们没有事情可以干,只有到各大公园去晒太阳,边晒太阳边打扑克牌,输了就做俯卧撑,几乎走满了深圳的大大小小的公园。很遗憾的事情就是深圳留给我的印象是:什么玩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就是看人多,感受着人多和现代。

3、第一次坐海船。2013年农历年过后,在深圳没有找到工作,后被一家深圳人在珠海开的公司聘用了。至如今,我还记得,我应该感谢那家公司,去那家公司去面试,要从深圳坐船去珠海,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海船,不记得从那个港口出发。坐在船上,看着大海,感觉人是如此渺小,任何人,在大海面前,都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4、漂亮的珠海:面试合格后,回家就收拾行李,去公司上班了,我第一家公司也并不大,我当时是从事环境监测,兼作室内环境治理,那个时候,室内环境治理在珠海这个地方,还是刚刚开始,没有多少业务。我和公司另外的一个小孩,四去找业务,同时,做室内环境治理工作。空余时间,无聊的打发时间,便骑自行车,满珠海的四去逛,在临澳门的河边看澳门、在美丽的唐家、在珠海赛车场、在漂亮的情侣路和珠海渔女边上。

5、珠海蓝艺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这是我在谋职过程中工作过唯一的公司。我不会忘记这家公司的,公司的名字:珠海蓝艺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我在这家公司过应该是三个月吧。当时的老板是深圳人,在珠海开拓室内环境治理业务,同时兼营园林绿化。公司最开始的地址是珠海电视台对面,具体的坐落在那条路上已经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月薪是1500元,说按月涨工资。因为室内环境治理全国都还没有开展,我们以室内监测为突破口,开始在珠海电视台上做广告,同时在电台和报纸上也做广告,通过这些,然后通过室内监测,告诉业主超标后开始进行室内环境治理。那个时候,测出来超标,也没有办法,也就是拿现在市面上所谓的去甲醛的所谓植物提取剂进行表面喷雾,加速甲醛的分解,以期达到治理目的。印象中最大的一个工程是北师大在珠海有个校区,一个大的会场刚装修完,让我们去治理,那个会场很大,那个时候,我完全不再是环境监测工程师,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跟公司的另外的一个同事,拿着喷枪,在空荡荡的会场,一排排座椅的喷,巨大的会场,一共喷了三遍,喷的时候,都没有个尽头,好像没日没夜的喷了一周,最终人都是麻木了,总算是弄完了。感受就是:以后再看见喷枪,都哆嗦,不想再拿了。

6、“非典”与东北。2013年,当我们正在努力工作时,突如其来的非典爆发了,公司也没有多少业务了,人们都很紧张,因此,便和老板,申请辞职,向着自己期望去的北方。记得当时的行程是,从珠海返深圳,再从深圳上北京,后从北京向北方。一路担惊受怕中,顺利的到了北方,开始在北方的生活。实际上从那年起就意味着:我的家在东北了。

五、重回监测站

在外招商引资一年后,先后去了深圳、珠海、北京和东北,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后,单位因为有事情,在2013年10月份时,又从东北返回了原单位,继续从事环境监测工作,这个时候,已经是一个所谓的“副站长”,这个时候,因为监测站的人员充实了,我又去接触了另外一个行业:环境评价,这或许是我让我认为最复杂的一个行业。刚开始时候,因为在站所合一的单位做,做评价也就是拿着前辈们的报告书(表),认真研究后,一本一本的编,还有些时候,是用手写的报告书(表),现在看原来写的报告书(表)有些时候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进步。2004年的时候,去环境保护总局下面的评估中心,考了个上岗证,算是正式的从事这个行业了。

典型回忆:

一、第一分环评报告:现在都不记得那多年前是怎么做报告书或是报告表的,只知道那个时候,很认真。记得做第一本报告书时,一是本城市道路改造升级的项目,认真的和不少人交流了,同时也认真做去看了现场,那个道路改造升级工程,涉及很多条路,一条一条的去看和核实现场和环境保护目标,再一条一条的去进行现状监测,同时还做了很多公参。现在看那分报告书,一样觉得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二、第一分枪手的报告:其实也不能说得难听,那个时候,做环评也有一两年了,后来,有些一次帮人应急,是份化工类的报告书,有些难做,前后忙忙碌碌的搞了近两个月,反复跟业主方沟通和核实,后来上会了,评估会碰上几个较真的专家,第一次帮人做的报告书,让几个专家从八点一直审到十二点,提了近二十条意见,弄得我当时挺不好受,当时请我做的人也不都不好意思了,可是经过这一次评审以后,后面任何时候都不再着急了,再做任何项目的环境评价,都不担心了,反正觉得总不会比第一次差吧。呵呵。

三、苦累的监测生涯:监测是一件很苦、累的事情,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基层的环境监测人员,普遍待遇偏低,而且在企业的眼里,地位也不高,成天的搬着仪器,跟着监察大队,进行监督性监测,有些时候状况好点的就是进行竣工验收监测和环评现状委托监测,因为只这个时候,是业主是主动的,可能稍微态度好点。很危险,我们这边建材企业(水泥窑)等多,那个时间都水泥企业都是立窑,我们每年都在上那高高的立窑排气筒,粉尘特别重,而且温度特别高,一脚踩下去的,粉尘基本上能够把鞋给淹没了。监测教材上的讲的所谓的监测平台,几乎是没有,要么临时找个东西支撑着,后把烟枪插进去的,高度够的话,烟枪可以平拿,高度不够的话,烟枪就得举着,那样,累得人够呛,而且温度又高,穿着白大褂,又闷还热。随着环保工作越来越受重视,环境监测人的状态,也慢慢的改善了很多。

在监测站的几年里,一直从事环境评价工作,同时也负责环评报告批复的起草,或许经历的老同事们都知道,那个时候,一般站所合一的单位,基本上都是一边写一边批。

在监测站一直工作到前几年,偶然的机会,我换了工作岗位,到“污防科”的位置。“污防科”的全名叫污染防治科。

六、大而全的“污防科”

2009年,随着环保系统职能的转变,局里打算单独成立“污防科”,主要负责污染防治工作,为了跟市局对应,同时也改变一边写一边批的现象,便把我调整到“污防科”,说负责污染防治同时负责环评审批。现在回想起这段工作生涯,是我工作压力最大的几年,同时也是业务水平和能力快速增长的几年,这要感谢当时给我调职的领导。

典型回忆:

1、大而全的“污防科”:记得那个时候,局里的业务科室只有我们一个污防科了,对应上级的所有的污染防治工作(大气、水、噪声、固体废物等),还有环境统计、主要污染物减排等乱七八的事情,那一段时候,每天忙忙碌碌,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应付这些当时认为是乱七八的东西,但是现在不这样认为了,没有当时这些对大气、水、噪声、固体废物污染防治工作的管理工作经验的积累,也就没有在在环评审批和竣工验收中的那么得心应手。不像现在,单独成立一个审批科,其实审批科长如果没有污染防治工作的经验,在审批过程中是很难把关的,或是很难认清项目本质,从而给审批工作带来困惑。

2、环境统计:

环境统计一般归监测站负责,因为我个人在监测站工作时,负责环境统计,随着我调到污防科后,局里也把环境统计这分工作移到污防科了。环境统计其是从现在看起来,一起是费力不讨好的工作,每年到环境统计的时候,通知企业来开会,发放环境统计表,督促协助企业填写,然后自己再录入系统,进行审批。环境统计软件也改了很多版本,不过万变不离其中,做环境统计为了保证数据的连续性,我们底下的基层单位的环境统计数据每年其实不是不允许有太大的变动的,至于后来,我们都自己利用平移数据的方法,来填充每年的环境统计,到了十三五的时,统计软件说修改了,不允许平移导入了,呵呵,只有能研究,还是能够平移导入了。至今年,说环境统计已经改革了,由企业网上自主填报,环保局只负责审核,这个算是归回统计的本质了。可惜,我做了那么多年的人为环境统计。

3、主要污染物减排:

“十一五”末期的时候,整个国家开始搞主要污染物减排,记得刚开始时,好像只减三项主要污染物,即化学需氧量、氨氮和二氧化硫,不知是减排工作开展到第几年时候,变成了四项主要污染物,即水两项,气两项,水两项是指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气的两项是指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截止最新,气变成三项了,挥发性有机物。主要污染物的减排每年给各基层环保单位造成的压力很大,因为减排考核是对政府的考核,而政府的考核压力是理所当然的传递到基层环保部门,因为你们的顶头上司负责牵头考核的,而你们这些基层单位不负责谁负责。从“十一五”末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开始,到2018年,应该是做了十多年的减排吧。不过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还是很有成效,起码各县市以上的建成区均建设了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各大电厂、各大水泥企业均建立了相应的脱硫、脱硝设施。其实从环境统计角度看,每年辖区内都只有只家排污大户,这几家排污大户实际上占据的当地的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的80%以上,只是把这些排污大户看紧了,主要污染物减排的工作还是好做的。

4、行政审批科:

某年政府成立了行政服务中心,要求每家单位审批业务都进驻政务服务中心,并成立专门的审批科,于是又给了个文件,兼任行政审批科长。

七、奇怪“减排办”

2014年,随着国家对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越来越重视,上级部门对下级部门的考核增加了要有专职的主要污染物减排机构这项指标,于是我们成立了一个名字很长的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机构,属环保局下面的二级单位,全名叫“XXX市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综合办公室”,而我在污防科也呆了近五年,于是领导又想着把我调整到“减排办”去工作,于是,我便去了减排办工作,同时不再负责环评审批了。到了2014年的时候,主要污染物减排工作已基本上走上了正轨,每年也就是年初开始根据上面的布置,编制年度主要污染物减排计划,确定当年主要污染 物减排工程,报市政府批准后执行,年中协调发改、畜牧、经信、住建等几个重要部门去督促污水处理厂、主要养殖场、水泥厂等重点行业的主要污染物的减排工程建设落实情况,年末开始编制主要污染物减排档案上报,供国家审批后确定每年的主要污染物减排任务完成情况。每年的国家核查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记得某一年,国家核查组在我们省的一个国字宾馆搞审批,当时看到几大电厂的老总们为了确保他们当年的减排工程任务得到核查组的确认,而亲自在陪同,解释项目的建设、运行情况。

已有 0/17579 人参与

发表评论:

扫描二维码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