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65-基层生态环境人的日常!
他转一圈把二氧化碳带回来,可惜环评已不再
  • 他转一圈把二氧化碳带回来,可惜环评已不再
  • 首页
  • 他转一圈把二氧化碳带回来,可惜环评已不再

他转一圈把二氧化碳带回来,可惜环评已不再

发布:Windtreeliu2018-6-7 10:02分类: 标签:

他转一圈把二氧化碳带回来,可惜环评已不再

转载是为了更好的传播:本文来自公众号“环评互联网”

2018-06-07_175949.png

楔子

“小楼昨夜又东风,我不上高楼,却来人间天聊!”人间天聊是一所有名的酒吧,这里白领艳情,时有发生。

“来两瓶小花样,一瓶38度的,一瓶28度的。”

江大白从裤袋里摸出苹果手机,斜歪歪地照着酒吧里的微信二维码扫了一下,口里念念有词,“158乘以2,316元,还了哟。”

对面坐着两位自称某大学的在读女生,嘴唇微微往上翘,大大的眼睛向下挤,弯如月牙,那学范冰冰半嗔半笑的含萌表情,明显是上过容貌形象课的。

“你们也是学环境的,知道酿酒的生产工艺流程吧?”

“这玫瑰香是38度的,酒后回甘中,带有一丝丝花香味,其实是勾兑中的一点小技巧。”

“酿酒其实脱不了原始的蒸煮、发酵、蒸溜,酒的品质已经成型,勾兑只是提取香型罢了。。。”

“我还记得,制酒行业环评应该做报告书的,不信,你查一查环评云助手。”

江大白40来岁,个子高,白晰文彬,典型的男人四十一枝花类型。却已经落下了经常到解压一条街泡吧的习惯。

正常的情况是,嘀沽几杯,吹嘘一番满足,他会滴一辆顺风车回家去接受黄脸婆的蟹黄面惩罚---跪碎不能睡。

但近几天有所不同,江大白长吁短叹:世事难料,人生轮回!

(一)

大白大学本科读的是经济学,谁晓得这万金油专业毕业时不好找工作,只好继续读研,从死刑减为死缓。

又传说环境保护是热门,选了个环境经济学专业,恰好实现了专业的无缝对接。

没料到毕业的时候倒了狗屎运,死缓变成有期,进入珠三角某环境研究院所,那可是体制内一个环评资质甲级单位,高手如云。

大白从打印、排版开始打杂,一直混到环境影响报告书里面的环境经济损益专章负责人。

奇了怪,环评像变戏法一样改革,环评单位象抽纸影里的木偶,做足了戏又不能自主。但环境影响报告书里的环境经济损益始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进入了环评单位,他学的这个环境经济学倒成了唐僧的钵子,正常的时候根本用不着,各国元首争着盛宴请他,女儿国国王还不惜以身相许,但始终要带着,好像是一个身份象征。

(二)

2005年全国第一次环评工程师考试时,大白认为凭着自己研究生的学历水平和甲级院所的见识所闻,考个及格应该不成问题。

考试前晚上还做了一个有趣的美梦:考试的时候,教室门口有人在卖答案,他花100块买下一份,抄抄就过了。

结果弗如所愿,门口没有卖试卷的。他考砸了,案例差距很大。

但第一年的前三科,法律法规、导则、技术方法实在是脑残题,蒙蒙竟然在及格线上打转过了。

第二年,那时候还没有贾生元案例题解,实在不知道怎么复习的他,拿起两本厚厚的案例分析,哪看得了,无耐只看后面的专家点评!

考案例时,想想专家点评,言简意赅的回答。

没想到评卷的老师多为这些参加点评的专家,给出了很高的分数,过了。

这样,凭着环境经济损益分析专家和环评工程师,大白坐稳了位置,成了资深的技术人员。

想不到,一个简单的报告表却把他的铁饭碗险些打掉!

(三 )

有一次,单位里的业务员接到一个政府项目,是一个建筑废土填埋场,利用一个废弃石场形成的山窝。

这本来是甲级单位不屑一顾的小儿科,让他们那些第三方饿死鬼去做不就行了吗?

可是,城管的处长不放心,政府项目还是要妥善一点,甲级单位也是体制内的,不是要为政府服务吗?就这样接了这个项目。

阴差阳错,业务员把项目安排给了江大白。

这一位环境经济专家,做一个没有环境经济损益的报告表,不是拿着牛刀去杀鸡吗?

三下五除二,不用一个上午,编制审核复印审稿一手就好了。末了,他还留下绝活,把环境风险用经济学的算法算了一下,没有问题!

从环境的角度出发,项目的建设是可行的。

两年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四)

因为建筑废土填埋场承包运营,运营商拼命接业务。

又恰逢建设大周期,废土比预期的量大得太多。

就这样,一个山窝慢慢地变成了小山堆,已经满了库容。但利益驱动和政府需求,各方都安于现状,山里面,多堆一点没关系,等找到了另外的填埋场再行计议吧。

国土资源不管,安全管理不管,地方政府默认,城管部门需要,运营商有好处...

老子曰:众人皆曰其为美,其为不美也。居安不思危,危在旦夕也。

众人皆认为其安全,隐患在悄悄地累积...

山体这边,烟囱林立,工业厂房背靠着被认为最安全的山体,危险已经一步步在接近。终于,建筑废土量变引起质变,巨大的承受力让山体变成一个脆弱的骨牌。

因为山体滑波,工业厂房被毁无数,人员伤亡多名。

按照贯例,不幸的事情总会有不幸的人来承担,地方政府、城管、安全、水利、国土等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各有追责,多人坐牢。

本来应该没有环保的什么事吧,这安全事故真的不是环境风险。可是,你不是有名的背锅侠吗?谁叫你批了个报告表,而报告表的项目负责人是江大白。

在经过好多个不眠之夜的痛苦煎熬下,环保系统也处理了几个人,其中就包括江大白。

江大白得了个记大过处分,调离岗位。

经纪委和有关专家的调查,鉴于江大白能在报告表中提到环境风险的问题,本来要开除的处分降为记大过处分,又鉴于其用环境损益来衡量环境风险,无厘头,此人已经不适合于干环评了,建议调离工作。

2018-06-07_180203.png

(五)

要安排到什么单位呢?体制内的。

江大白学的环境经济学专业,又是能说会算的环评工程师,考虑调到搞碳减排的节能研究所,那可是发改局下面的王牌单位。

江大白一到酒吧喝酒,就开玩笑说他从生态环保的末端跑到了前端,一氧化碳还是环保的事情,就多一个氧,跑到发改部门。

“你知道吗,碳减排是什么东东?”

“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签订。”

“1997年,《京都协议书》签订。”

“2015年12月12日,《巴黎协定》签订。”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没有具体减排任务,可TMD美国佬,那个抄一口四川普通话的老头(特郞普又名川普),竟然耍赖退出巴黎协定。”

面对着酒吧女郎,侃侃而谈的江大白找回了点自信。

尽管纪委的处分在他心里留下了用高等数学也计算不清楚的阴影。

但虽然学对了专业,江大白却对碳减排一塌糊涂,他连标志性的全国第一宗碳减排交易,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功购买奥运期间北京绿色出行活动产生的8026吨碳减排指标怎么来的都不清楚。

由于心有余悸,连《减碳技术咨询服务合同》也不懂签,更别说评估减碳空间、实施减碳措施、评价减碳效果、形成减碳报告。

他心里还是默默念着:有朝一日,我还是要杀回环评,我的环境经济损益是无敌的!

其实没必要,学环境也可以到酒吧兼职的。

(六)

在江大白调到发改系统的日子里,时光流转,白云悠悠,天空却变幻颜色。

某一位大虾在公开论坛上吐槽着环保的苦水,“环保除了背锅,就是尴尬”。

“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貌似很牛。”

“其实管得了地上的水,管不了地下的水;管得了陆上的,管不了海里的。”“管得了岸上的,管不了河里的;管得了城市,管不了农村的。”

“管得了一氧化碳,管不了二氧化碳!”

这说到点子上了,二氧化碳的排放关系到发展的问题,归发改委管也有道理。只是,大生态、大环保就这样被分割群立。

“环评人要懂天、懂地、懂人,气象、土壤、公参,还要管经信的清洁生产,卫生的防护距离!”环评互联网论坛上,好多大V叫嚷着。

其实他们不知道,三国时期,孔明就是凭着一手好论文得到刘备的信任,而用老婆教的天气预报耍了周瑜一把,烧了曹操一窝,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政治家。

多会一点东西没错的。

(七)

这里不得不说。

自从生态文明建设正式入位“五位一体”后,带来了一系列的改革。

新环保法是史上最严,环保系统内部也搞得沸沸扬扬,修法和垂改是主流。

江大白原来从事的环评行业,已经改得面目全非。法规、导则、指南的修订密度好似大学校花以前喜欢看的杂志---“半月谈”、听的歌---“每周一哥”。

进入十三五,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以三线一单为基准。

分类管理,房地产已经从报告书到报告表到登记表到不用环评了。

餐饮行业本来是环评中的痛点,如果是个人开的已经不是建设项目,意味着连环评都不用。

最最可惜的是,环评担当着环保工作的重要突破口,作为环评法实施者之一的环评单位,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制内的环评单位一律脱勾。

环评咨询行业作为全国大大小小的第三方服务咨询行业,脱掉红顶,成为改革步伐最快、最彻底的代名词。

(八)

“五瓶38度的,什么花样来着?”江大白翻着白眼,长期的颓唐已经在他白晰的皮肤上蒙上一层灰暗,但这一回多了一层红晕。

他特意招来几位原单位的老同事,一块把盏小饮。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下个月,我又回来和你们一起工作了。”

自然资源管理部门和监管部门分别成立,大环保实现了,生态环境部除了原来环保部的职能,水利的水功能区划和排污口管理、海洋环境保护、农村面源污染管理、国土的地下水污染监管都来了,重要的是江大白从事的碳减排工作也一块并过来。

岸上水里、海里陆上、城市农村、地上地下、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打通了。

江大白实现了环保的大团圆,“哈哈,我带着氧气回来了”。

“我们所下个月就要划归生态环境局管,两个所合并,又可以做环评了!”

“来吧,我的环境损益分析,我的注册环评工程师!”

他还不忘开个玩笑:“生态环境局怎么个叫法?难道简称生还局?!”

2018-06-07_180223.png

(九)

可惜,一片沉默,大家纷纷端起自己手里的酒杯,一阵闷喝。一点也不兴奋。

“大白,现在所里已经不做环评了,年轻一点的兄弟都带着资质出去混了。”李锅炉闷闷不乐,他以前是火电环评专家,据说全国第一台超超临界机组的环评是他经手的。

“虽然做了不少事,但已经没有以前做环评时的成就感。”张三维淡得出奇,以前的海水河口三维预测能手,现在在管污水管网的建设,天天走程序,和政府、工程、经济人员混在一起。

“部里头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留,重要环评试点、导则编定都不知依托谁了,市场决定一切。”刘造纸一脸茫然。

王规划更是气不出,他是国内有名的规划环评专业户,现在一会儿饮用水源边线,一会生态红线,天天画着什么线什么线。

“三线一单就像女人的三围和情人名单,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变化,我倒是经常有活干,嘿嘿“。

“我们不愿意出去的,证书在抽屉里,都发酶了”,毛化工狠狠的呷一口。

“这28度的酒,酒精分子和水分子的结合有点奇特,又因为度数浅,味道淡,对水质的要求特高”。原来,他也有点“酒精依赖”了。

此刻,人间天聊这一早生华发的角落里,无聊的响着《归来吧》。。。

已有 0/14561 人参与

发表评论:

扫描二维码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